無現金社會走了 5 年,我們身邊都發生了什么故事?

2017-06-12
對很多人來說,嘗試體驗到移動生活方便的第一步,大概是從出門不帶現金開始的。

這件事情說來很奇怪,盡管現在大多數人對于用手機付錢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但最開始,當我們第一次把自己的錢放在支付寶、微信賬號中時,很明顯是考驗到了不少人。

甚至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父母都會覺得把錢放在虛擬的網絡中是一件極其不安全的事情。「無現金」這三個字充滿了一種不可預知的困惑,對網絡生活安全感的缺失,會影響到部分人在一開始對這件事情的信任,而時不時出現在新聞中的風險事故,又加重了這種不信任。就好像某一種交通工具出事之后,總會有人產生對應的恐懼。

不過這個習慣終于還是被慢慢養成了,這確實離不開國內互聯網公司線下的大力推動,從最開始的線下各種密集的新手活動到后來的各種讓利,人們逐漸對移動支付產生好感并形成依賴。

當然,你大可以說這是培養用戶的手段,但或許你更應該意識到,即便沒有那么多活動鼓勵我們去進行無現金交易,我們仍然會走上這條路。

為什么?當我們大多數人如今已經習慣出門不帶銀行卡、現金甚至是錢包,大到買潮牌箱包奢侈品,小到去買一個煎餅果子,都習慣性的掏出手機,對著二維碼掃一掃支付時,你也許沒有想過,對于處在消費天平另一端的商家們來說,無現金支付的意義,要比你我來得更加重要。

商戶們的新「支付經濟學」

見到 Lisa 時,她正在店里請客人試吃不同的水果干,這里的芒果干和榴蓮干都是招牌,全由她自己制作,「外面的很多果干都加了糖,吃多了上火,我自己做的時候是自然風干的,客人們喜歡。」她邊介紹給我,邊讓我嘗了各種不同的果干。

雖然已經是下午三點,但來她店里買東西的人仍絡繹不絕。而 Lisa 的店,正如門口緊湊的橫幅所描述的——客家 Lisa Shop 特色干果食材店。這個十幾平米的小店,每隔一會兒就有顧客走進來,這不奇怪,畢竟 Lisa 小店早已名聲在外,因為微博等社交媒體的傳播,不少美食達人都推薦過這家店特色的食物,吸引人來逛店也是自然,這其中也不乏老外和明星們。

Lisa 的名字叫張小華,她說更喜歡被叫做 Lisa,這個好聽的名字是曾經一位外國顧客在離開中國時給她起的。1999 年從福建來到北京的時候,她只帶著母親給的一點錢,最開始幫自己懷孕的姐姐照看攤位,到了 2003 年,在挑選了一圈之后,她來到三源里菜市場,用先前打工掙的一萬塊錢租下了一個攤位,想要「做自己的事」,她是這個菜市場眾多「北漂」中的一員。當時的三源里菜市場還是階梯式,露天場地,路面臟亂,氣味復雜,這一安營扎寨就是十四年。

然而如今,要是從她的小店里出來,你會發現這里每一家店鋪幾乎都像這家店一樣,干凈、小巧而不失整齊,不少老外駐足選購。放眼望去,不論是售賣蔬菜水果,還是生猛海鮮,或者廚房調料,各個攤位都把自家的東西碼放得整整齊齊,而且,沒有多少吆喝,要是讓你蒙著眼去聽聲音,你不一定能立刻猜到這里是菜市場,這種感覺非常「特別」。

外在的「特別」還有一處不得不提,在每家店顯眼位置都擺放著支付寶和微信二維碼,而幾乎所有店主,都會推薦你在菜市場買菜時用手機而非現金來付款。所以,這個北京最「洋氣」的菜市場里,你不但能買到全世界任何你想要的食材,而且,還是不帶錢包就能買菜的典型。在今年 2 月,支付寶更是推出了新的「收錢碼」轉賬功能,讓商家在這件事上做了規范化。

「以前大家都是自己貼的付款二維碼,現在統一以后,這個收錢碼收到的錢能享受提現免費的優惠,對于商家來說,省到的就是賺到,現在也只是支付寶有這個優惠。」在我詢問 Lisa 時,她提到每天多多少少都能省下幾塊錢,一年下來也能省下不少,「最好的是每次錢到賬之后都會有語音提示你,這很方便,因為有時候真的會忙到沒空去看手機。」

Lisa 的「小店」其實并不小,如今除了為來三源里的顧客提供服務之外,她的店鋪還為包括原麥山丘、七爺清湯腩這樣的品牌提供原料,因此每天的收入非常可觀。但從 0 到 1 起步的過程中,也有過不少挫折,「在還沒有手機支付之前,也用過 POS 機,現金支付也很平常,那時候最害怕的是收到假錢。」Lisa 還能回憶起很多年以前,一天才能掙一百多塊錢的時候,收到一張假幣「難過得不行,就一直哭」。

不止是 Lisa,三源里的菜農們陪伴這個菜市場都走過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光,移動支付時代給他們帶來的影響是平常人很難想到的,它讓菜市場有了能夠改變舊習的能力:防止假幣、不用找零、環保衛生、實時提醒、手續費更低,在我從頭到尾花了半小時走完這個只有 1600 平米,139 家攤位的菜市場后,大多數店主都這樣告訴我他們的看法。

由于賣菜這個交易過程的碎片化,對于很多店主來講,一旦忙起來沒辦法一筆一筆地把賬記下來,而閑下來再要記賬時,難免也會出現忘記個中細節的情況,移動支付工具的完善,也讓信息得以更好分類整理,所以在我們眼中的「方便」、「洋氣」,在他們那里,表現得更具體、實在,這可能是與我們想象當中不一樣的菜市場,也是一群和我們想象當中不一樣的菜農。

如今,「無現金支付」的名號不僅讓三源里菜市場成為北京最吸引游客的菜市場,這里成功的經驗也已經開始推廣,整個順義區的菜市場,今年也已經開始推行無現金支付方式,所以,出門買菜不帶錢這件事,以后會變得越來越平常。

三源里菜市場的無現金支付只是其中的一個縮影。對于菜農們來說,移動支付方式的選擇更多是來自于我們這些用戶平時的支付習慣,而對于深圳華強北這個神奇的地方來說,使用移動支付則是傳統金融機構倒逼之后的選擇。

梅后對是深圳華強電子世界的一個普通商戶,2001 年來到華強北創業,「這里做生意不欠賬,沒有太多人情關系網。」這個地方給他的第一印象讓他決定留在這里好好打拼,但回憶起當年打拼的日子,有一個細節讓他至今難忘。

「有一次想去取 6 萬塊錢,一大早跑到銀行,結果工作人員態度不好,還說讓我找一個商戶作為擔保。」他說話的時候聲音很激動,「我取我自己的錢,為什么還要擔保?這也不是貸款。」

如今伴隨著移動支付在中國的落地開花,銀行也不斷在提升自己的服務質量,過去的「事故」似乎很少再發生。但是,對于這些每天交易量巨大的商家來說,移動支付的習慣已經養成,「無現金」變成了他們最方便的交易手段。

「(用電子支付)到賬速度快,你看我今天提了四萬多,很快就到賬了,而且支付寶新的收錢碼不要手續費。以前我們自己做的是需要千分之一手續費的。」梅老板告訴我們,因為每天交易額比較大,現在一個月能省下來一百多塊錢。「現在每天早上跑步已經很難撿到錢了。」他覺得現在生活變化很大。

華強北確實是個神奇的地方,我想你已經不止一次看到老外在這里做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比如花一千多塊錢組裝起一臺看起來全新的 iPhone,或者花很少的錢就能讓智能手機容量翻番,這個占地 17 萬平方米,擁有超過 7000 家商戶的地方,每天人來人往,各種各樣的交易更是很難統計。


「就我們所知,現在每年上億元交易額的商戶三十家以上,千萬級別的有幾百家,這里每家小店背后都是一家工廠。」華強電子世界總經理陳俊彬說,「不論是線下還是線上,我們銷售的量還在增加,但其實更多是在線下。」所以支付寶針對商家的收錢碼在今年二月份推出之后,三月份就覆蓋了深圳華強北整片區域,對于這些日交易額巨大的商家們來說,是比以前更好用的新工具。

「我們店面現在光收銀臺這一塊,大概有一半現金支付,另外多一半都是電子支付,電子支付里面,支付寶占比大概 70%,微信占到 30%。」創立了 Remax 品牌連鎖店,用 6 年時間做到年銷售額破 50 億,在數碼配件領域小有名氣的徐勇對于線下無現金支付的感受很直觀,「免手續費就不用說了。支付寶收錢碼推出以后的好處是,能把對公和對私兩部分分開。」

而談到這些年移動支付的發展,華強集團董事會的王英女士說她看到的最大好處是數據會變得更透明更有用:「以前都用現金交易的時候,我們對商戶的具體經營情況不是特別了解,不能從數據上和業務上進一步為商戶提供新的服務,除了收取租金和日常管理之外,我們也想要能夠有更多對商戶提供幫助的地方。」

「平常接觸的都是 B2C 的數據,這些都是比較好沉淀的,但是 B2B 的市場并非是沖動的消費,而是采購行為,這些數據很難沉淀下來。支付寶進來之后我們能夠有機會在數據上進行整理、沉淀,進而為商戶在一些服務商做一些擴展。」

從三元里菜市場到華強電子世界,幾乎我問到的所有商戶,在對于無現金支付這件事的感受上都是「方便」、「省錢」。5 年時間下來,全國已經有超過 200 萬家線下店鋪接入支付寶付款,而水果店、雜貨鋪、路邊攤這樣體量非常小的商戶們,也趕上移動支付的班車,雖然已經不再是早班車,但對他們來說,看到這樣好用的方式對于經營的提升,同時也不讓自身丟失競爭力,趕上車,也比掉隊好。

現金逐漸消失的世界

我們身邊的現金正在逐漸消失,無現金支付這條路中國走了 5 年,借助移動互聯網,我們將有可能更快實現一個現金消失的世界,而這一點,正深刻影響著全世界。

2016 年 11 月 8 日,一個須發花白的老頭發起了一次猛烈的國家行動,讓整個印度的 500 和 1000 面值鈔票從流通市場推出,作為擁有超過 13 億人口的大國,印度總理莫迪的這一「意外舉動」也讓印度開始踏上了無現金車道。

廢鈔令頒布之后引發的社會活動

作為正在快速發展的亞洲發展中國家來說,移動支付潮流下的「無現金社會」發展速度,讓以信用卡為主要支付方式的西方國家汗顏。盡管很多西方國家早已經實現了信用卡社會的無現金支付,但在移動時代,新的移動支付推廣并沒有想象當中這樣順利,反而是中國、印度這樣的發展中國家更加直接。

莫迪在電臺節目中說:「雖然 100% 的無現金社會是不可能的,但我們可以從少現金的社會慢慢過渡。」他還在廣播中敦促印度年輕人使用電子支付。印度人口在 2017 年的人口已經達到 13.43 億,而中國人口為 13.85 億,幾乎可以預料到的,印度人口將會超過中國,這個國家過去的消費習慣主要是現金,所以當「廢鈔」令一出,旋即就有金融機構對印度整個完整財年的 GDP 增長下調預期。

但是「廢鈔」帶來的好處,將很有可能消除這些「陣痛」,并將人口紅利進一步放大。一個很明確的信號是,人口將會超過中國的印度,在智能手機的普及上也異常迅速,這將為移動支付打下非常更牢固的基礎。

近兩年中國手機品牌爭奪印度手機市場的新聞常常見諸報端,來自市場研究公司 Statista 的數據顯示,只需兩年,印度就將替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機市場。當 2019 年來臨時,印度將會拿下世界智能手機大約 15% 的份額,這會超過美國的 10% 份額,處于世界第二的位置。

隨智能手機到來的,不可避免的是移動支付的普及。不論是蘋果的 Apple Pay、Google 的 Android Pay 還是國內的支付寶、微信,在全世界移動支付戰場的角逐都加速了這種進程。被稱為「印度支付寶」的 Paytm 用戶數量從 2015 年初的兩千萬,到 2016 年下半年的 1.35 億,再到今年的 2.2 億,數量增長驚人,可見潛力之大,影響之深。移動支付將會帶來的的優勢包括但不限于:

偷竊現金、搶劫銀行等行為在內的犯罪行為將會減少直至消失,包括搶錢奪包、毒品交易等行為也將會被更好制止。
錢幣減少最終會消除假幣,方便包括人類衣食住行等各方面的支付以及服務。
進入無現金社會的進程加快,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將會被減小。
對印度這個人口大國來說,能夠通過這種方式減少犯罪的發生,同時令國家朝著數字化的方向前進,確實至關重要。而利用移動網絡與智能手機構建的無現金社會,正在全世界展開,印度只是其中的一個縮影。

盡管發達國家在移動支付方面的速度并沒有想象當中那樣迅速,但包括歐美國家在內的發達國家,完善的信用卡支付體系已經形成,瑞典在 2013 年取消了大面值鈔票,丹麥于 2016 年進入了「無現金社會」。可以說,雖然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走了兩條不一樣的路,但全球一起邁向無現金社會的腳步卻是一致的。

根據研究機構 IHS 的預測,在 2020 年,全球擁有智能手機人數將突破 60 億,毫無疑問的是,伴隨著移動網絡的完善,用不了多久,手機會變成不僅僅是通訊工具、娛樂設備,更是你唯一而且最方便的支付系統載體。

人類從以貝殼作為貨幣到現在用虛擬貨幣支付,終于產生了更加方便、效率的方式。正如今年 4 月在支付寶組織成立無現金聯盟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駐華總代表張世剛先生所說「無現金社會的意義不僅僅在于紙張的節省,而在于金融在推動綠色和包容性經濟上的作用」。這一變化將來究竟還會對社會產生何種深刻的影響,仍然是值得思考的問題,但毋庸置疑的一點是,手握著智能手機的你我,已經成為了無現金社會的一員。

「無」中生「有」的未來

五年時間,從 0 到 5 萬億美金,移動支付帶來的不僅僅是效率的提升,它更像一把鏟子,用力挖下去就會找到更多寶藏,而越來越多的寶藏,最終將會成為我們「無現金社會」大門的鑰匙。

今年 5 月,被稱為「互聯網女皇」的華爾街證券分析師,凱鵬華盈合伙人瑪麗·米克(Mary Meeker)發布了 2017 年《互聯網趨勢》(Internet Trends),報告中對于中國移動支付表示出極大的關注。從數據上看,從 2012 年開始,中國用五年時間,從移動支付交易額 0 元增長到如今的 5 萬億美金,這個變化相當驚人。

瑪麗·米克在報告中說:「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移動支付在中國越來越普及,使得共享單車、直播、付費內容等產業的崛起也成為了可能。」因此,新的相關金融服務有了更好的場景,「支付寶有超過 4.5 億用戶、理財產品余額寶的用戶超過 3 億,信貸產品花唄的用戶超過 1 億,此外,螞蟻金服推出還有借唄、保險和針對小微企業的小貸服務。」

而根據今年 5 月 17 日,易觀智庫發布的 2017 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易懂支付市場季度監測報告》指出,目前中國移動支付領域,市場份額趨于穩定,支付寶和微信拿下超九成份額,其中支付寶 53.70%,財付通 39.51%。這對于市場的健康發展,同時推進「無現金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打開支付寶,你會發現,現在的它早已經不再是簡單的電子錢包工具,圍繞著支付寶的服務核心,「無現金交易」像一個神經中樞,延伸出從吃飯娛樂,到看病保險,再到投資理財的各個末梢(你甚至能在上面為孩子交學費),而在這些末梢背后,是人們對「無現金社會」的認同。曾經在社交上走過彎路的支付寶,找對方向之后,也逐漸將特長得以延展。

螞蟻金服 CEO 井賢棟在今年 4 月「無現金聯盟」成立時表示,無現金社會給商家、機構和消費者帶來便利「只是第一步」,而當過去現金交易的不透明性被打破時,信息將可被記錄和追溯,從而可以為原本沒有征信數據的小微企業建立其信用體系,解決小微企業的貸款難題。這是在支付寶通過開放平臺策略以及金融服務調整之后,即將進一步提升無現金社會效率的又一手段。

看到這個從「無現金」中「生出」的廣闊未來,我們沒有理由不激動。但是,我們仍然應當意識到的,是「安全和自由」這兩件事,永遠需要平衡,信息社會,無現金更像是一個美好的隱喻,我們賦予了我們最理想的狀態,但要達到這個狀態,需要全社會每個人的共同努力,這條路,中國走了 5 年,或許再過 5 年,我們能看到更多美好故事發生。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